武当武术

中心介绍 主题课程 报名须知 联系我们
武当武术 武当之旅 武当道教 道家经典 武术论坛  
 
武术生活

我和金子弢先生在一起的日子

作者:杨群力 中国武术八段,高级教练,国家级裁判;非物质文化武当武术传承人,武当太乙五行拳第18代传人
单位:武汉体育学院武当山国际武术学院武当武术研究中心主任

金子弢先生离开我们已经20年了,但他为弘扬武当拳法所做的贡献却令人永远难忘。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与金老有一段相处的日子,今忆笔端,以示缅怀。

 

(一)

自80年起,金老(爱新觉罗•溥寰,汉名金子弢)在全国武术观摩比赛公开演练武当拳以后,武术界广泛关注。同样,我作为生活在武当山下的郧阳地区体委武术主教练,心情一直未能平静。曾建议区、县体委领导加强武术工作。弘扬武当武术,前提是挖掘继承,尤其是民间武术的发掘和整理。此意见得到了武当山所属县的时任均县体委主任赵以清同志的认同。一方面,他坚持业余训练,并要求郧阳地区体委派教练常年支持业余体校的训练(派我抓武术项目,还有篮球、田径等);一方面派专人几度邀请金子弢先生包括国内各地有名望的老拳师、老专家,到均县共商发展武当武术大计。如李天骥,沙国政、何福生、夏柏华、门惠丰、江百龙、李文彬、吕紫剑、万籁平、狄兆龙、赵应文、刘瑞、马杰、裴希荣等。均县体委抓武当武术的强有力的举措,在全国武术界引起强烈反响,无疑推动和促进了武当武术的发展,对后来武当武术的扩展产生了积极效应。

81年6月6日,刚好是端阳节,金子弢一行应邀来到武当山,第一站在均县体委。我按要求及时赶到。均县县委、县政府分管体育的梁书记、梁县长、宣传部的周部长等也来到体委,欢迎远方的客人,并表示支持体育工作、发扬光大武当武术。与金老同来的有全国武协副主席云南省武术馆馆长沙国政老拳师,陈流沙老师、武汉市体委黄科长,陈湘陵教练等,金老身穿灰色中山制服,脚穿中高跟布鞋,脸色红润,显得精神充沛,尤其炯炯有神的双眼,至今难以忘怀。见到武术前辈分外激动和高兴,心想一定得抓住这个机会多学几招。

 

(二)

根据金老一行的安排,首先是重游武当山,拜会王教化道长。我们一行十人,包括赵剑英老师和均县体委的小黄,还有司机和郧阳报记者。我们开始了为期三天的武当山之旅。由于上武当山的公路还在建设中,按老人们的意见沿着古神道一路上我们基本上是徒步上山。先看玄岳门开始,谈道教的兴起;看遇真宫,谈三丰祖师创拳;看元和观,谈道教戒律;看玉虚宫,谈武当山宫观的建设;看磨针井,谈习武之恒心;看复真观,谈真武修道。边看边谈,边听边想,边说边笑,武当山古迹众多,奇丽雄伟。大家完全融入其中,不知疲劳。

来到紫霄宫,拜会王教化会长。当王教化见到50多年前的客人,连说,“稀客”,“稀客”。两人拥抱,流下了激动的泪水,金老既兴奋又高兴,只见两人有说不完的话。故地重游,金老思绪万千,52年前,在故地焚香拜师,向李合林道长学习武当拳。金老对王教化会长说:“我在武当山学的武当拳,52年没外流,也没有收徒,现在要归还武当山,我也了个心愿”。并欣然在紫霄大殿门前,演练太乙五行拳。王会长连声说:“好,好,是这样的我见过,练起来像摸鱼一样”。金老说:“52年了,太乙五行拳总算又回到了武当山”,“现在武当拳后继有人了,我也就放心了”,金老感慨万千,兴奋之余赋诗一首:“重登玄岳紫霄宫,回忆往事如朦胧,五十二年沧桑泪,今日已成残朽翁,太乙五行归贡献,后继有人继前宗,重振武当健身术,胜似黄山不老松”。沙国政老师激动不已,也赋诗一首:“历经沧桑七十年,日夜梦想武当山,道路崎岖今实现,终身不忘党赐缘。”

当晚,我们一行夜宿紫霄西厢房,由于兴奋,大家请金老谈拳论道,一直到深夜才入睡。

第二天来到南岩,先下到梳妆台、飞身崖,欣赏着“挂在空中的画”,谈真武飞身成仙的故事;欣赏“福、寿、康、宁”陈传老祖的书法,谈陈传养生睡功,让我增长知识不少。

接下来,便直奔武当天柱峰。这时我们开始担心老人们身体是否吃得消,金老已是76岁高龄了,沙老稍大两岁,两人称兄道弟。再就是陈流沙、赵剑英也是60多岁的人了,后来证明我们担心是多余的。一路上他们讲如何虚实结合、放松走路,如何爬山、下山不累;一个景点,一个故事,开开玩笑,说说笑话,不知不觉到了天柱峰。稍加休息,便入太和宫,先看皇经堂,然后一个一个殿堂,一个一个山门看个仔细。在金殿祖师爷台前,金老焚香敬拜后,不顾劳累,又练上一套太乙五行拳,以表还愿之心。让我们感动不已。又在“第一山”碑前(场地稍大),金老让我们一起学练武当拳,以示今后要发扬光大武当拳,不遗余力。

晚上,道人们安排我们夜宿皇经堂下院。天刚刚发白,老人们把我们从梦中叫起,观看武当日出,一览七十二峰之美景,拔地耸天,扶摇云表,赞赏武当“万乘独尊”之气势,也增强了发扬武当之信心。

第三天,大家带着愉悦的心情,沿路下山。我相信大家感觉一样,“武当仙境神秘空灵,武当武术玄妙飘灵,武当文化华夏魂灵,武当山人民勤劳聪明”。真的,有意义的旅游让人见识不少,收获不小,终生难忘。

 

(三)

下山以后,其它客人依依不舍返回家乡。我和赵老师开始了随金老学练太乙五行拳,我们食宿在均县体委临时招待所,为了照顾金老,我和他住一个房间。金老生活很有规律。晚上9:00左右休息,每天早上5:00前准时起床,有时甚至4:00。也许有皇宫生活习惯,起床后便开始梳洗打扮约半小时左右。他非常整洁,穿戴讲究,但不奢华。之后便开始练拳1小时左右,一般7:00早餐。我们学练时间,主要是上午和下午。从学太乙五行拳基本功开始,基本功有各种手型、步型、手法、步法和腿法,以及指穴擒拿等动作。主要以“九宫旋转十二法”为主。刚开始,动作很不协调,老别扭,和任何拳种风格不一样,讲究“以胯带腰,肩胯相对,两手环抱,脚走括弧”,全套动作中,腕旋手转,踝旋足转,肘旋臂转,膝旋腿转,胯旋腰转……又多是小圆、大圆、平圆,弧形形成手足圈,肘膝圈、肩胯圈、处处圆活,似曲非曲,似闭非闭。分阴阳,定五行,在方丈之地行云流水。看似绵软缠绕如环无瑞,练上几分钟,各个关节发热,全身穴道渐渐就会有热胀感。吃得下,睡得着。倒是金老每天叫床,真不好意思,照顾金老,完全成了空话。

金老教拳很认真,也很严肃,有时一个动作,他做两遍后,如果你还做不好,特别是转来转去的方向,老搞不准。他便板起脸,不客气地训斥一顿。就连60多岁的赵老师也同样严要求。我自然是严格的主要对象,在教指穴擒拿动作时,为了弄清动作含义,我便是靶子、示范对象,每天下来,手腕、上下肢主要关节穴位,全是擒拿指穴留下的掐捏痕迹。说心里话,当时真有点受不了,甚至 产生怨恨。也正是金老严要求,才让我识得真谛。每想起当年金老教拳的情景,心里只有感激之情,崇敬万分。

金老性格倔、孤僻。我们很理解,时间长了和金老之间有了感情,这是缘份吧,晚上聊天时,如兴致好也不免谈谈皇宫里的小故事。但很少谈自己,因为他属宫女所生(注1)。为这事,当年媒体有过报道,说溥杰不承认,家谱上没有他。他不屑一顾。也谈过文革期间受迫害牵连的事。在受批斗时,他特别反感红卫兵按的头,让其低头认罪。他说,满族的规矩,每个人的头是不能让人随便碰的。他说,他非常敬重周恩来总理。对国家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他表示很支持,并愿为做贡献。当我问起为什么要习练武当拳时,他很动感情。1929年,当时24岁的他,因妻子难产去世,悲观想出家,他先后游历了五台山、少林寺、峨嵋山,又来到武当山。因夜晚常常思念妻子,不能入睡,便在紫霄院内走动,有一次,他偶然发现对面赐剑台山上有人影比比划划,便悄悄摸了上去,才知是李合林道长练拳,于是要拜李道长为师,并欲学之,李道长不允,甚至很恼怒,因为在道门中,不到那一格是不能学那一格的东西。而且在武当拳习练和传承中,是不让人看的,所以有“只恨山不深,只恨林不密”之说。自那以后,金老每天焚香跪拜,发誓出家。并表示学拳之后永不外传,并敬献功德钱三百银元。由于心诚意真,李道长终于被感动,于是金老在武当山一住七月余,学得太乙五行拳。后来李道长担心金老今后受不了严格的道规,劝其下山。从此以后金老拳练一生,直到今天。金老说,他后来又结一次婚,因性格问题,59年后分开生活,妻子一直生活在南京。他于55年参加工作(浙江省湖州京剧团)直到65年退休。

金老生活习惯很好,不偏食,不酗酒,有规律,但抽少量的烟。平常除了练拳外,还喜欢拉京胡,唱京剧。所以至今眼不花、耳不聋,牙齿好,记得有一次他裤子开线了,他让我找来针线,自已缝补,大家感到惊讶外,是羡慕他坚持练武当拳,有一个好身板。

在请教他如何养生时,他首先反对我练窜蹦跳跃动作,不利养生。他告诫说,养身首先养气为主。武当拳是以技击为末学,是以阴阳、五行之理规范动作。以自然之道养自然之身,要顺应四时,顺应天道,注重内练修为,身体就自然好。有一次上课时,他很兴奋,他双脚勾挂树干,身体平躺。足见内力深厚,他说学练内家拳要从松柔入手,注意松腰松胯,以意引气,方能积柔成刚。别看动作柔似蚕作茧,用起来应手即扑。他经常说,腰胯是人体“中宫”、“十二经脉之根”、男子藏精、女子养胎之处,是人们生活,生命要害部分。宇宙是大太极,人体是小太极。要按太极之理,讲圆柔,讲阴阳,讲自然。这样有助于内气流畅,聚集和内功的形成,太乙五行拳以胯带腰不仅强腰胯之内力,另外就是重视腰胯养身重要性。

在谈到史学界有权威人士否认武当拳,否认张三丰时,金老非常气愤,甚至动怒。他说,内家拳的形成是历代道人注重练养,追求长生,不断积累,不断丰富的过程,是先人们智慧的结晶,是贡献给人类的宝贵财富。是客观存在的,不是哪个人能否认的。因受不同时代的影响和多种原因,大都散落在民间,三丰祖师就是集大成者,我的道长师传就是证明,我就是证明,他嘱咐我们要坚定信心,历史会证明一切的。当务之急,要抢救,要挖掘,要继承,要发展,使武当拳尽快为社会服务。

两个月很快过去了,跟金老学到了太乙五行拳,也成为我后来继承发扬武当武术的起点。通过学练武当拳,从技术上使我知道它风格独特,拳法圆柔,技法阴阳,养身全面,内外双修,整体圆融,更重要的使我认识到它蕴含着深刻的道家思想和哲理,使武术运动规律和阴阳辩证思想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使武术拳理上升一个高深境界。武术不仅是体育、是文化,是前辈们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更有中国人自强不息的精神。

后来,金老82年、83年又来过武当山两次,我及时学习了《紫光剑》并请教有关问题,他嘱咐我说:“作为武当拳传人,要拳道并重,重视传承。人练拳,拳练人,揣摩拳功,贵在有恒;既练拳,更练心,浸淫拳经,贵在用心”。这些谆谆教诲我终生难忘,也一直激励着我,在为发展武术事业上不断努力进取,勇往直前。

 

注:忆往事,思故人,写文章,以缅怀(金子弢先生85年10月逝世)

注1:其母额尔德特氏(宫女)是载灃第七房,其中有九房妻妾

原载《武当》2005年第07期

武当太极拳术
论武当武术面向世界
 
武当太极拳术
浅谈影响武当武术发展的三大因素
 
武当太极拳术
太乙五行拳的练功原理与特点
 
武当太极拳术
太乙五行拳的养生原理与特点
 
武当太极拳术
谈养性
 
武当太极拳术
我和金子弢先生在一起的日子
 
武当太极拳术
武当武术的主要特征
 
武当太极拳术
武当武术发展之我见
 
武当太极拳术
武当武术与三性
 
武当太极拳术
武当拳功养生技击原理与特点
 
武当太极拳术
武当拳功与养气

 

 
 
  Copyright 2015 武当山国际武术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隐私版权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