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武术

中心介绍 主题课程 报名须知 联系我们
武当武术 武当之旅 武当道教 道家经典 武术论坛  
 
学术论文

武当武术的主要特征

作者:杨群力 中国武术八段,高级教练,国家级裁判;非物质文化武当武术传承人,武当太乙五行拳第18代传人
单位:武汉体育学院武当山国际武术学院武当武术研究中心主任

作者单位系湖北省十堰市第二中学(体校),高级教练,国家级裁判,武术八段,为武当太乙五行拳第十八代传人,非物质文化遗产武当武术传承人。

武当武术的理论基础根治于老庄哲学,在传统文化总体氛围中孕育、产生、发展、自然融汇了易学,道学、中医学、伦理学、兵法、天文、地理、养生等传统观念。以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九宫等“道”理为指导和规范,其文化内涵深厚,技术玄妙,功理深博,功法奇特、特点显著。主要特征如下:

清静为基

圆柔为用

阴阳为本

养气为宗

自然为韵

丹拳合一

性命双修

整体圆融

特征一

清静为基

(一)

静,是自然界初始状态,一切生命的源头都是从静开始的,“入清静,合自然,可久也”,“道以静而入……”

武当功夫以静为旨,以静为贵。由静而起,生动而练。归静而养,修炼在其中。为修炼不二法门,其修炼方式要使整个身心与宇宙融为一体。旨在宁定松静自然。“天清地静能长久,神清心静能长寿。”“人能长清静,天地悉皆归”。于人体,心静则天机活泼,身静则浩气流行。

《老子·三十七章》老子认为宇宙最高法则的道是无为的,人依循于道,故也应效法道之虚静无为。

“致虚极,守静笃”《老子·十六章》,故事物的运行变化,最终都要归于“道”之虚静。“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老子·十六章》。《吕祖百章句》曰:“无念方能静,静中气自平,静平息乃住,息住自归根,归根见本性,见性始为真”。“躁胜寒,静胜热”,“清静为天下正”《老子·十五章》。

庄子把“虚”称为“心斋”,以虚灵明觉的内心去体悟感应寂寥空洞的外物,这就叫“心斋”。能做到心斋,则能忘乎一切。它所要求的心灵境界、精神生活,在性质上是柔的,在功夫上是静的,在方法上是清虚无为的。

在道家看来,动和静并不是一层次上的概念,动是对“道 ”的现实的直观,而静是对“道”本质的把握。道家认为,宇宙万物的变动不居,生息转化是一个真实无妄的基本事实,事物在现象层次上的迁变流转便是“动”;而“动”又非任意妄作、杂乱无章的,而是有其不易之测,总是遵循一定规律的,这个规律就是“静”,所以动静虽然是相互依存的,但是静是动的根本法则,也是动的最后归宿。故道家在动静关系上基本都是主静说,他们认为,虚静恬淡是大道的根本属性,而人道与天道是合二为一的。“静”也是道德修养的根本准则。

一些内丹家认为,得道成仙的关键在于修心,而修心则在于主静。“大道全凭静中得”,《常清静经》倡导“清静渐入真道”。如《周易参同契》认为,“内以养己,安静虚无”,“委志归虚无,无念以为常”。《黄庭经》主张“高拱无为魂魄安,心静神见与我言”,“扶养性命守虚无,恬淡自乐何思虑”,成玄英认为,“静是长生之本,躁是死灭之源”,“静则无为,躁则有欲”,“有欲生死,无为长存”《道德经疏》。司马承祯认为:心者一身之主,百神之师。“静则生智,动则成昏”。《坐忘论》故他主张去动,守静,并提出“收心离静,住无所有,不著一物,自入虚无,心乃合道”。《坐忘论》修炼方法认为通过修心内养而达到心静无物,万虑皆遗的境界,‘‘重在神静”。“欲既不生,即得真静”,自然而然就可以长生久视,得道成仙了。如陈抟、张伯端、王重阳等,也都是静心守一,内养成仙为宗,都是积累式功能修为。

也就是说,“大道全凭静中得”,静是得到的途径,静的含义,就是无欲。周敦颐认为,无极本静,守静就是复归太极。

道家和道教的守静说,着眼于生活的超越层面,强调恬淡自适和豁达安定。它教人不以务外逐物,恣意妄为而累形,不因得失祸福、毁誉穷达而扰心,这对人们明净心灵,养身全性颇具深意,在真诚昏昧、物欲弥漫的现代社会又具有救弊作用。

(二)

静,元末全真道人王道渊在“述金丹功夫”中说,“大道无为妙理深,功夫须向静中寻”。《想尔注》说:“入清净,合自然,可久也”。《金仙证论》说:“道从静而入,若不静,则神不灵,而?亦不真,……造化之根,唯静则可以练,不静则识性夹杂,修与道相违矣”。练虚守静,是道教养生的真诀,太极拳在行拳时首先要“静”。张三丰说:“心平则神凝,气和则息调”。在行拳中保持这个“静”。太极拳“五字决”中曾提出“一曰心静……五曰神聚”。“拳论”中也提出:“要静,内固精神,外示安逸,要“神舒体静”,“身虽动,心贵静”,要“视动犹静”。李道纯曾说:“动中之静,方为真静,若以不动不静,则土石皆为圣真。” 只有静才能做到精神上放松和肢体及内脏的放松,才能宣通血脉,才能进入特殊动能状态,才能“返璞归真”。

练拳行功,中心泰然,抱元守一,未尝不静,及其静也,神明不测,有触即发,未尝不动,于动时存静意,于静中寓动机,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动静一源,体用一道,静则为心,动则为意,妙用则为神,功夫既深,心地明彻,泰然自适,而臻物我俱忘之境,则静至极矣。静极生动,是为真动。真动则真气磅礴,行气如虹,如阶及神明,庶可称为大成矣。其实辩证动静,运化刚柔,调和神气,潜如无极。动则灵活敏捷,变幻莫测,如天骄神龙,有见首不见尾之妙。猝然临敌,能视敌人之形势而变化,敌虽顽强,亦能防御也。故曰:“静中触动,动犹静,因敌变化显神奇”。

“身虽动,心贵静。气须敛,神宜静”《太极拳解》。在行拳走架时,首先做到平心静气,这样才能体己察敌,这种动中之静,也包括心理、生理方面的精神放松,仔细把握对方的一举一动,任凭 千变万化,自己心静,气不上浮,血不上涌,镇静从容。料敌在先,后发先至,不发则已,一发必中,实现彼不动,己不动,彼微动,己先动,所以说,心意沉静是先知、先机、知机知势的条件。

李亦畲《五字诀》:“一曰心静,心不静则不专,一举手前后左右,全无定向,故要心静。起初举动,未能由己,要意心体认,随人所为,随屈就伸,不丢不顶,勿自伸缩。彼有力我亦用力;彼无力我意仍在先。要刻刻留心,换何处,心要用在何处。须向不丢不顶中讨消息”。

唯有心静,才能辨明对方之劲,乘其虚,蹈其隙,利用前进,后退,左顾,右盼,中定之应变和刚柔、虚实、升降、沉浮、屈伸、开合,走圆化柔。“动急则急应,动缓则缓随”,巧胜对方。审视“知机”的目的,动中求静,静中求动,以静制动。“静”是方法,是以逸待劳;“动”是目的,是见隙而入,发现“静”在武术中的作用,是对武当武术的一大贡献。

特征二

圆柔为用

(一)

“道”是万物之始,万物之源。万物由“道”产生,“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天地万物演变发展,变化越是伸展,就离道越远,而最后仍然要返回于“道”,也就是说道的运行轨迹是一个圆圈。

太极图是一个阴阳转化的圆圈,是万物“生生不息,永不穷殆”的最佳方式,这也正是武当拳功要达到养生技击的效果,重视圆圈运动根本所在。

圆是事物运行轨迹,是合理的生存方式,是最具活力和适应性,是自然永恒的主题。其大无外,其小无内。

圆柔为形,为功,为用。《庄子》有云“得其环中,以应无穷”。

武当拳功在各类拳种和功法应用中极其重视“圆”、“弧”的模型。如有的要求“胸腹要圆气下沉,脊背要圆是猴形,虎口要圆如三角,三圆其出是真形”。有的是以圆为法,运行轨迹是大圆套小圆,小圆练成无圆。既是无圆,也是外无圆而内有圆——意念中的圆。内圆指内气运行要圆,切忌努气,闭气,憋气,外圆指肢体运行轨迹。又如太极拳“触处成圆”,要求达到“圆融精妙”,方为佳境。所有动作“非圆即弧”。其运行路线多是平面或空间的小圆、大圆、椭圆、平圆、弧形、螺旋形,其动作又是环环相绕,处处圆活。似曲非曲,似闭非闭,忌直,忌角、忌滞、忌硬。把身体练成一个内气充足(鼓荡),有向外膨胀的螺旋形球体,这是非常科学的人体力学。任何一个强大的力量推不倒一个球体,因为圆体便于保持“随遇平衡”。人体支撑点有两只脚,抓地再牢也能推到,充其量也只是左右(前后)两个点,但你能灵活倒换虚实,变成一个支撑点,处处有“圆活、滚动、鼓荡”的?劲,处处是螺旋中的球体,有所谓“中定劲”,从而体现“挨到何处何处击”的高深境界。

武当拳功是以道理规范拳术,分阴阳,定五行,走八卦,穿九宫,腰旋腿转,脊旋腰转,腕旋手转,踝旋足转,肘旋臂转,心旋体转,内旋外转所形成的手足圈,肘膝圈,肩胯圈。使动作“珠走玉盆,九转还原”,环环相绕,处处圆活,呈现螺旋抽丝劲(太极拳)、旋拧的钻劲(形意拳),缠绕的?劲(八卦掌),正是武当内家拳功以柔克刚的要求。

(二)

武当拳功的“柔”来源于道教的“柔”。

武当拳根据道教“柔弱胜刚强”的理论,提出了“以柔克刚”、“以静制动”的原理。如何做到“无为而无不为”呢?为什么“柔弱”反而能战胜“坚强”呢?老子在《道德经》中多处提到。老子认为贵在守柔,他说“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草木之生也柔弱,其死也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坚强处下,柔弱处上”《老子·十六章》。“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其无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老子·七十八章》。坚强的往往处于劣势,柔弱的往往处于优势,最柔弱的水,无坚不摧的事实,“滴水穿石”这里强调的是弱胜强的道理,也包含着朴素辩证法。

老子还认为最有修养的人,柔弱之极,犹如婴儿。他说:“.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老子第十章》。“含德之厚,比於赤子”《老子五十五章》。这里的“抱一”即抱“道”;“致柔”即是把精气神调和到十分柔和的地步,这样“道”在一个人身上就像灵魂与肉体合二为一,融为一体,像初生的婴儿一样纯朴了。把婴儿般的柔弱之至看成是清静无为的最高表现。也出“道”与“气”的关系,提出了“专气致柔”的重要性,只有达到这样的境界,才可以真正称得上与天地玄同。

“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老子·第四十章》,意思是说,道的运动是“反”,是向相反的方向转化的,事物强大了就引起衰老,有意造成事物的强大,是违反道德原则的,也会过早的结束它的生命。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由于水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老子·第八章》,又说“知其雄,守其雌”,“知其荣,守其辱”,“知其白,守其黑”。老子深知什么是强,却安于守雌柔,深知什么是光荣,却安于卑辱,这种贵柔守雌,崇弱尚下的思想,直接影响了武当拳功,构成了武当拳“尚意不尚力”,“贵化不贵抗”,“尚走不尚顶”等守柔处雌的显著特点。

武当拳功守柔处雌并非终极目的,其最终目的是以柔克刚。即主张以柔巧的方法来抑制、战胜对方。其基本要求以松柔彻底,积柔成刚的过程,进而达到“极柔软、极坚刚”的境界。

其一,“柔中寓刚”或“外柔内刚”,柔乃刚之体,刚乃柔之用,刚柔相济,阴阳互为其要。刚柔结合,即用柔顺的劲力和招式战胜刚强的劲力和招式。

柔是气,刚是力,以气化力,柔劲虽必刚劲小,但势圆转柔化善于变化,劲力绵绵不断。刚劲虽大,势刚疾失,一发即逝,则容易出现旧力略过新力未生的空隙,乃造成对方乘隙而入;柔劲一应不果,还存在再应之势,有继应之力,以柔应刚,柔能自保,持久无隙。

其二,柔化刚发,“柔化”、“柔乘”守柔处下,至柔至顺,任它巨力来打我,牵动四两拨千斤。

柔能蓄能,是走化,是防守。柔劲是无限的。刚则释能,是打,是攻,刚劲是有限的;柔化利于内气形成,长劲,蓄劲,调气血,疏经络,蓄能量;刚发则意、气、劲、形内外合一,产生整体效应。“运化要柔”对任何加于我方之力,以走化为主。“化”指动作变化,格,拨,带等引发的防守方法。圆化顺逆,随机应变。对付对手,“发”劲,落点要刚,“刚发”瞬间触击对方,落点干脆,迅疾击中,采用技巧避重就轻。

其三,动静自如,以静制动。动生刚,静生柔,动极生柔,柔极则生刚;要求手眼身法步,规整流畅,以松柔为本,以圆为本,去掉僵力,上下劲畅。柔中有韧,刚中有柔,劲由内换,始而意动,继而内动;然后外动,内动导外形,外形合内动,内外俱动,形神合一;随心而动,随意而变,随境而化,自然而然,自然借力,引进落空,以小力胜大力,乘其虚,避其实,击其弱,抓住战机,制敌于擒扑封闭,战而胜之。

其四,武当拳功在技击上讲圆柔,不以气力胜人,故在修炼上以养气为主。拳谚:“有意放松,无意成刚。”劲之成就,由静入手,由松入柔,以至着熟,是为初阶。积柔成刚,刚柔互适,以至既济和合,渐悟懂劲,是为中阶;刚复归柔,刚柔浑然,知缠绵而进取,知依随而退守,缱绻卷舒,旋转环化,皆成自然。“极柔软后极坚刚”蓄发相变,奇正相生。阴阳合德,神奇因应,神而明之而阶之神明,是为高阶。功臻上乘,内神虚灵不昧,外气清明在躬,内不觉一身,外部知宇宙,天人合一。故曰:“极柔即刚极虚灵。”

武当拳功“外操柔软,内合坚刚。非有心之坚刚,实有心之柔软也。”由于身体上的圆柔松活,一是有利于气血流注,内气流畅和聚集,有利内功的形成;二是舒经活络,补血调气,阴阳合太极,练养结合。技击观和养生观高度一致。养生是“大道”,是体,技击是“小道”,是用。即外在因素,“体“是本质,是潜在条件;“用”是发挥,是机缘际会,要体用结合,练养结合。所以“小道”服从“大道”,技击服从养生。武当拳功源于养生,所以养生是技击的发源和归宿,是武当武功的基础、本质和生命。

特征三

阴阳为本

(一)

“一阴一阳之谓道”,宇宙间的一切事物变化,无不是对应的阴与阳的相互作用的显现。武当拳功深受道教阴与阳对立统一思想的影响,形成了“拳法阴阳”的技击理论。

在道教中,将龟归为阴,蛇归为阳,分而为龟蛇,含而为“玄武”。通过这种分之为二 ,合则为一,分中有合,合中有分的阴阳离合物,正是太极理念的具体表现。在武当武术的攻防技巧,动作表现,套路编创,功法练习中,处处蕴含着阴阳理论。如技巧中的“虚与实”,“开与合”,“柔与刚”,“攻与守”,“快与慢;动作中的左右,前后,上下,进退;套路中的高低起伏,动静徐疾,刚柔直圆;技法中的长短互用,长短互补,攻中有防,防中有攻;劲力中的刚中有柔,柔中含刚,刚柔相济等。这种以“玄武”直观、生动、具体的实物表明阴阳理论关系,构成武当武术所特有的攻防理论模式和基本理论体系。

“阴阳”之理在武术运用中事例很多。如《吴越春秋》中记载越女传剑的故事。范蠡给越王介绍一位民间女剑术家,越王问剑道如何?女曰:“其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道有门户,亦有阴阳,开门闭户,阴衰阳兴。凡手战之道,内实精神,外示安仪,具之似好妇,夺之似俱虎,布形候气与神俱经。杳之若日,偏如腾兔,追形逐影,光若仿佛。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逆顺,直复不闻。斯道者,一人当百,百人当万。”这简单的论述,便阐明了动与静,快与慢,攻与防,虚与实,内与外等矛盾双方的关系。说出了整个武术理论,“内讲气功分三节,外有手法分阴阳”。

黄百家《内家拳法》说:“其中分阴阳,止十八法,而变出即有四十九”。这是阴阳相济而化生的意思。王宗岳《太极拳论》说:“阴不离阳,阳不离阴,阴阳相济,方为懂劲。”“太极者无极而生,阴阳之母也”。“动之则分,静之则合,无过不及,随曲就伸,人刚我柔谓之走,我顺人背谓之粘”。又说,“粘即是走,走即是粘”。说明了阴阳相互转化,相互对应,一招一式都是以阴阳为本。
先秦时期,庄子曾较早地使用阴阳思想描述过技击制胜之道,“且以巧斗力者,始乎阴常卒乎阴,大至时多奇巧”,这时阴阳是指“明暗”。在交手中运用阴阳对立战术,武当武术强调把敌我双方当作阴阳对立的整体来看。根据攻守、进退、前后、左右、上下、动静、刚柔、起伏、显藏、顺逆、内外、开合等阴阳双方变化规律,根据双方动作特点,采取相应对策,利用一切有利位置、方向、角度、位势,或腾挪闪展,或借力打力,或四两拨千斤,使自己避开死地,使敌陷入困境,使犯者应仆,这是武当拳功技击方法真谛所在。

(二)

武当拳功势势循圆运动,故动静不同时,虚实常变化,屈伸、开合变化无穷,灵妙变通,循环无端。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强调阴阳和谐,阴阳平衡,阴阳相济。其表现有:

其一,阴阳对称(对应、相应)。如武当内家拳,养生功法中都呈现出,有开有合,有轻有重,有上有下,有左有右,“意欲向上,多先寓下”,“意寓向左,必先向右”等。动作稳定,平衡,对称,相应。

其二,阴阳互包。主要体现开合相寓,轻沉兼备。如“揽雀尾”开中有合,合中有开。化中有打,打中有化,体现了阴阳相济,阴阳包容。

其三,阴阳互根。“阴在内,阳之守也;阳在外,阴在使也”《内经》,如“太乙五行拳”中“旋转阴阳,胯旋太极”,每一势都呈现出虚实互根,虚实倒换,阴阳相济。

其四。阴阳折叠。“欲阴先阳,欲阳先阴”,“欲左先右,欲右先左”“欲开先合,欲发先蓄”,“反者道之动”,往复有折叠。如武当拳十八式中动作,开合无迹,屈伸潜踪,神意相照,功境自然。

其五。阴阳螺旋。四肢顺逆缠丝,根节梢节螺旋。武当拳功的圆柔为形的动作,所形成的肘膝圆,脊胯圆,处处旋拧缠绕,意气劲形,内外相合。动静一源,运化刚柔,体用一道,细致入微,阴阳相合,功夫自然。

武当拳功在技击上,战术上以阴阳为本。这种阴阳变化,阴柔技巧,内外协调,在其养生上同样如此。掌握自身太极所含阴阳动静之机,强调逆练归元。讲究自身阴阳和谐,虚实相生,形神兼备,使攻防技击动作与精气融合一致,形成一种境界。

《内经·素问》:“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之府也。”根据阴阳是万物变化的契机和本质,由阴阳对应观念,在诸多对应因素的不同动作组合及其对应与转化的种种变化,构成了丰富的内容和特色鲜明的技击原理与方法,从而体现出内家拳战术的要旨。

特征四

养气为宗

(一)

呼吸,本是人生命的自然活动,实质上都是运用人体的呼吸器官,吸收大自然新鲜空气,经过肺细胞的交换作用,留住空气中的氧气,同时将新陈代谢而产生的二氧化碳排除体外,达到吐故纳新。但对道家来说,无论从时间上还是环境的选择上,还是在进行中的时间长短、频率大小,口齿开闭,与身体其他部位活动相配合,呼吸的方式方法上,则有各自的独立的创施和运行,这就与一般人常规的呼吸方法就不同了,这种有意识指导的调整呼吸方法,称之为调息,或养气,引气,服气,食气,练气等等。

《道德经》对“道”阐述有以下说法:“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家认为混元之气,是万物变化之始由,又造出“一气化清”之说,于是产生了三清尊神即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道教把老子神化的同时,把气也神化了。“老子者,道也。”“一,散形为气,聚形为太上老君。”刘勰《灭惑论》说“道以气为宗。”陶弘景《养性延命录》引《服气经》说,“道者,气也。”《云笈七签》说“道即元气。”由此可见,“气”在道教中的地位了,气法力无边。人欲成仙何不去练气养气呢?

所以道教认为,“我命在我不在天”,“养生之道在于养气”。相信人经过修炼可以长寿。“道”与“生”相守,“生”与“道”相保,二者不可离。得“道”即可得“长生”,因而道教的教义是乐生、重生,强调“仙道重生”,重视今生,对于人生是执着的现实主义态度,是现世报和立地报,鼓励人们追求福禄寿喜。少者尽其天年,最高理想是长生不死,得到飞升,成为神仙目的。

葛洪认为,要长生不死就有守住“气”。守一存真。“守混沌”,抱一守素。他认为,一方面要练得神药金丹服食,即借外物(外丹)而养生,使人身心不朽;另一方面要导引行气,练成内丹。他认为内欲和外因使人不能长生的六害,“六尘”(色、声、香、味、触、法),“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六欲”(性、情、嗅、食,视、听),“七情”(怒、喜、忧、思、悲、恐、惊)。解决的方法,外远身形,摒绝人事,习静入功,倾刻无间,“还精补脑”使“精气”永远存在于身体之中。因此“人欲寿者,乃当爱气,尊神,重精”,要使形体永远不坏,那么“气”就是“人”与“仙”的桥梁。这种“气”就是“内丹”,即得人体的阴阳之二气为原料,在自身丹鼎烧练。所谓“自家精血交媾,身里夫妻真妙哉”,烧出来的“丹”就是“圣胎”,也叫“真元”。那么精气神凝聚不散就可以长生久视了。

(二)

道家在练气养气的同时,辅以守一,导引,吐纳等养生方法。静功久了,便产生了“动”。动静结合,便有了拳法和武功的雏形,如“彭祖功”、“五禽戏”、“八段锦”等等。在“气”和“功”相互渗透过程中,逐步形成了“以内为主,内外结合,内功外拳”。这种道家气功和武当拳功的结合,就是武当武术发生发展史上长生了质的飞跃。

武当武功,在其形成和发展上,远取诸生,象其形,取其意,学其长,利其用,效法自然。其动作特点,演练原则,行功要领,也不违背原则,如姿势上,“中心安适”,“虚领顶劲”等;精神上,“内宜沉稳,神情内敛”等;动作上,“绵里藏针”等;劲道气息上,“气沉丹田”等;行拳用劲上,“慢、柔、舒、缓、匀”等;部位要领上,“顶悬、含胸、沉肩、活腰、沉胯”等;名称上,也形象生动,以形喻势等;练功环境上,与天时地理自然和谐等等。最合理的对人进行生理上、心理上的调节,舒筋活络,补血调气,滋养五脏,五气归元,陶冶身心,抗病延年,使之获得心灵上的净化,精神上的沐浴,体力上的修复,追求生命至上,重人贵上,长生久视。

养生之道,重在养气,还在于:

第一,天、地、人“三一共宗”,都是气构成的,“人在气中,气在人中“,练拳吸收外气,补充内气,护养真气,降其浊气。

第二,精气神“三者混一”,以意导气,以气固形,“意气君来骨肉臣。”气在体内运动有吐故纳新。“守一”,“守气”,“心为令,气为旗,神为主帅,身为驱使。”《武禹襄·十三势行动要解》。

第三,练拳为了养气,“欲令天下英雄豪杰延年益寿,不图技击之末学”,养气为了长生,养生为了长寿,即与“天地同其元”是武当拳功重气的关键所在。

特征五

自然为韵

(一)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德经·第二十一章》说明了自然、社会和人的关系。这种天上、地下、人居中的天、地、人“三才”理论在我国古代思想上占据了近两千年的地位。

道家以老子“道”的本体说作为认识论的基础,认为万事万物皆生于“道”,认为天、地、人与道的关系是人效法地,地效法天、天效法道,而道则是顺应自然规律而自成法规的。这就是老子所说的“道法自然”。

道家哲学的本体是“道”,认为“天、地、人”之间有一个永恒的“道”存在,认为天地为一太极,人身为一小太极,它孕育万物,而又制约万物。它的存在无形无象,无始无终;它的行为时处柔守雌,无为不争;它的表现是柔、静、虚、空、圆、中正、和谐等。这正是道家首先从认识自身到认识宇宙和全部自然的,从中寻求自然规律。从而以太极、阴阳、五行、八卦、九宫等学说作为武当拳功的基本理论,也是区别其它拳派的主要特征之一。

张三丰在大自然中观察到猫蛇(龙虎斗)或蛇鹊相斗(龙凤)时,悟出了深刻的道理:一是柔,柔中有刚,以柔克刚;二是静,静中有动,以静制动;三是圆,圆融缠绕。根据其特点,从而创造了武当内家拳功(太极拳),也是符合道教思想的。

武当拳功产生于道门,遵道而行,在其形成和发展中,远取诸生,近取诸物,象其形,取其意,利其用,这种对生物,非生物从动作、器械、名称、方法、特点、全方位的效仿,正是返璞归真的和谐现象,是武当拳功对道家“天人合一”观念的运用。一切人事活动顺乎自然,最主要表现就是“道法自然”。

武当拳功融入了道家的内丹之法,以求得道长存,从人身固有的精气神,经过阴阳之气的交合作用,练成养生的“真丹”。如食气,养气,行气,守气等等。讲究意念,呼吸动作的统一,把自身看作一个小宇宙,在内导引阴阳二气,周身循环;在外手眼身法步,顺乎自然,因势利导。在宇宙中,大到天体星球,小到原子电子,运行的都是圆形轨迹。因此武当拳功都是圆弧运动,胯行太极,环环相套,在圆柔的圆圈运动中,血气贯通,阴阳交合,达到练气的目的。

武当拳功在养生健身上注意精气神的结合,使身体修炼和心理修炼相结合,如“以心引气,以气运身”,意到、气到、功到。“宽胸实腹”,“呼吸自然”,“浑然一气吾道成”等等。

武当拳功还将自然界的五种属性金、木、水、火、土五行相配,以五行的形态,性能,方位为基准,构成拳式的基本元素。从动作编排和动作路线上,紧扣五行之理,井井有序的穿行于九宫中,以五行相生相克的变化规律,来说明拳法的变化。

武当拳功还将五行结合人体。如五行拳养五脏以心为主,以气为用,以丹田为根本,补脑力,练丹田,强筋骨,捷手足,便耳目,奥妙无穷,禆益匪浅。《五行拳》云:“五行者,火、木、土、金、水也。在五脏,则为心、肝、脾、肺、肾。”五形配五脏,内五行要合,外五行要顺,“心息相依,任其自然”。依其相生相克之理,调节阴阳平衡,体现道家天人合一,追求自然,返璞归真的修炼之宗旨,正是拳法融归自然之结果。以拳来体现人与自然的合一。如模仿龙,虎,猴,马,龟,鹤,燕,鹞,,蛇,鹊,鹰,熊等生灵自然运动规律,以五行相生相克的变化规律,来说明拳法之变化,融养生技击为一体。

武当拳功还将招式的肢体动作,名称融入其中。看起来是一种仿生,仿效,如“金殿转运”,“紫霄横云”,“仙道开门”,“一柱擎天”,“榔梅垂实”,“蛇雀相斗”,“鹿吹垂尾”,“龟纳鼻吸”等等。其实最根本的还是在探索“道”——大自然。

不仅如此,而且还要通过人体与日月、星辰、天地万物、四时气候、地理等外在自然环境协调起来,从而达到人体自身,人体与天地自然的平衡,天人一体,增强健康水平。正因为如此,武当拳功更显得生动自然,外富神韵,内含生机,既养精气神,也养神养意,既养生健体,又能得生理上、心理上的快感和享受,达到自然神韵的境界。

(二)

武当拳功重视韵律的合理性,又强调形体活动的程序性,韵律不同于武术动作节奏,但又寓在其中,有区别又有联系。在动作中含在神里形间,神的韵味,形的格律,既是无形的,又是有形的。韵实质为内在感情,形指身体运动的规律。“无韵则僵化,少律则无准则”。具体的讲,律是针对动作起伏、幅度、范围、时间及相互关系而言。像诗词中的“平仄”一样,如逢开必合,动中有势,拧中寓倾,转体留身,动中求静,身体迂回以及塑性有线,静则有势,动则有法等等。都是律的体现,违背了这些规律就失去拳术韵律的整体性。

韵是规律的内在感情,就是意念活动,是律的先导。没有对动作整体实质的理解,要使意念活动感觉无误是不可能的。如武当拳中的“玄龟戏水”,动作中身法和手法,“朝天敬香”动作中的意念活动和肢体动作的融合;再如武当剑中的“探海斩蛟”的下扎和剁剑动作,“游鱼戏水”中的搅剑动作等,应有触到实物的感觉。攻防动作含义应在形体中有体现,在感情上和气质上下功夫。使拳架、选型动作刚柔,开合相寓,快慢相间,松活抖弹,动作螺旋,轻沉兼备,身法端正,手法正确。外示安逸之神,给人以潇洒深厚、轻灵而凝重、外美与内美的统一,神美和形美的统一,都是建立在对大自然的直观和心灵上的感悟,从而体现武当拳功的内外,上下,攻防技击动作与精气神融合一致,整体合一,法自然的特点。

武当拳功法自然有以下几方面:

一.将反映自然变化规律的阴阳、五行、八卦等理论被引入武术领域,作为其指导思想;

二.传统功法按自然界四季变化和人体变化,采取相应不同的变法,来达到练功的目的,使练功者身体状况、心理状况与季节、时辰、地点、方向、次数相协调等;

三.武当拳功前辈们师万物,法天地,从大自然生化衍变现象中获得灵感和启迪,并模仿自然界生灵,创编出象形拳和功法,有助于人们更好的融入自然,与万物为一,与天地精神相往来。

特征六

丹拳合一

(一)

动功与静功相合,内功与外拳相合,炼丹与练拳相合,是武当拳功的很重要形式。

“丹”,《说文解字》中解释:“凡药物之精者,曰‘丹’。”丹是金石之精髓,丹药原是物质,练金石成丹,是指人们通过各种方法,古称“道”和“术”,将金银铅汞练出精华,练成粒状丹砂可吞服,为“外丹”。“内丹”则是修炼自身的精气神,通过一定程序的特殊锻炼,体验和掌握身体内气流变化、运行和归宿,达到长寿健康的目的;内丹术将人体某部位做炉鼎,以人的精气神为对象,掌握其方法,使其在体内结丹,而达到养生的目的。内丹就是气功的先师,无须外在之物,只要依法控制自身的意念和气息就行,但如何按天象运行控制人体内的气流运行,这是练内丹的关键。

道教的内炼或养气,构成中国古老神秘文化的一股涓涓细流,延绵不绝,直至今日。

今之道教名胜,诸多宫观,都留有古代道人养气炼丹的遗迹,后人瞻仰而令人暇思,丰富的道教典籍,盛载着他们的经验之谈,拂出尘封的古纸,我们仿佛看到一批批道士。他们宁肯舍去优裕的生活,放下仕途的功名利禄,摆脱尘世的干扰,走进深山野谷,住在岩石洞穴,风餐露宿,枕石漱流,精诚于成仙得道,终身苦练,过着清贫苦寒的生活,实践“道法自然”的准则。道志坚定,在清净的氛围中,他们或静坐凝神养气,或云游山水,吸取日月之精华,采集大自然的浩然正气。确有以练内丹养气而成功者,名流后世,更多的则是埋名埋骨于深山野谷,终此一生。

道教徒们为了实现长生久视,得到成仙,使生命圆满,就要达到肉体与精神的和谐统一。主要途径就是炼丹服气,逆练归元,复归太极,做父母未生以前的功夫。内丹或养气,虽说神秘,但又不是迷信,是道学之精华,其理论基础就是天人合一说,拳功与天同道。

魏伯阳在《周易参同契》中认为,自然界是一个大周天,人体是一个小周天,自然界内部充满气体,蕴盈着阴阳消长变化;人体和小周天也像天一样,内部充满着阴阳消长变化。天和人是一体的。真元之气在大周天中运行的周期是以一年中十二星纪、二十四节气、十二时辰、十二律和二十八宿的交替和 运行为依据。小周天的消长变化,则是大周天的消长变化的缩影。《抱朴子》讲述炼丹术,引述《道德经》第十三章中说:“.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对庄子看来,“道”即是“我”,“我”等同于“道”,“道”“我”合而为一。所以说“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庄子·齐物论》把世界万物的“天”和社会人的精神合而为一,深化了老子天人合一说。道教的符箓派在《太平经》中也提倡“一气为天,一气为地,一气为人,余气散备万物。”“夫天地人本同一气,分为气体,各有各自始祖。”后来的《黄庭经》也认为天人一体,人体的真元之气的运行与天地的日月星辰的运行息息相通,成为气功,养生治病,道教练丹术的理论基础。

历代养生家们把“一”作为修炼的要旨,是探本溯源的主要途径;学丹经万卷不如守一,抱元守一是工夫,忘言守一是工夫。守玄关一窍,守祖窍一寸,守玄一;真一,一气周流,浑元一体,形神合一等等。《庄子·齐物论》说:“‘道通于一’,‘复通于一’,‘知通于一’。”守一,得一同生源,无论是先天工夫,还是后天工夫,有为无为工夫都离不开“一”。《老子章句》曰:“天道与人道同,天人相通,精气相贯。”南宋朱熹曰:“总天地万物之理便是太极。”

(二)

《太极拳经歌》中说:“拿住丹田练内劲,哼哈二气妙无穷,动分静合屈伸就,缓应急随理贯通。”《十三势歌》中说:“刻刻留心在腰间,腹内松净气腾然。”“气宜鼓荡,神宜内敛。”《十三势行动解说》中说,“气如车轮,腰似车轴”《心会论》中说:“腰脊为第一主宰。”祖国医学认为“腰为肾之府”等等。拳谚云:“腰如干,肢如枝,腰微动,枝自动;腰不动,枝乱动,无用功,一场空。”以上说明有以下几层意思:

其一,武当拳功强调腰胯的重要性。认为腰为主宰,“命意源头在腰隙”,隙者,空也,穴也,眼也。“腰隙”即腰眼,即腰肾,即命门穴,人之灵根。明代医家张景岳说:“命门居两肾之中,即人身之太极,以生两仪,而水火具焉,消长系焉。”命门主管两肾,故命门者,水火之府,阴阳之宅,为动气所居。武当拳功,“以心行气,务令沉着。”而敛入脊骨,深沉丹田,倾注于腰隙,以腰为轴,命门之在腰,寓寄全身之重心,亦寓寄肾间先天之精,后天劲气源动鼓荡于腰,其真气亦由腰而发,为意气总机关,亦劲力之源头。朱熹《观书有感》云:“问渠那得清如水,为有源头活水来。”腰肾精气乃劲之源头活水,故曰:“命意源头在腰隙。”

其二,以丹田运化为核心,通过意念使归聚丹田的阴阳两气不断鼓荡动转,进而带动四肢开合,伸屈协调,平衡运动。使丹田内转调动丹田真元之气,按摩腹部脏腑,刺激肠胃蠕动,畅通内脉,增强消化系统,泌尿系统的吸收和排泄功能等。另外,“真气”逐渐在丹田部位聚集储存起来,并使丹田之气充实旺盛,就可调动人体潜力,使真气能循环任督十二经脉始终通畅,从而达到却病养延寿,保健养生的目的。

其三,丹田气,即人本有的元气,口鼻呼吸的空气,氧气和自然交换的精气,食物中的谷气,先天和后天相合的真气,包括卫气、营气、宗气等等,都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动力。

其四,“丹田内转”也是道家修炼内丹的筑基功。丹田,一般指下丹田,居人体中心,其范围包括“关元”、“气海”、“神阙”、“命门”等穴。自然包括两肾,是任督冲脉气功的起点,是“真气”升降开合的枢纽,也是男子藏精,女子养胎之处,是“性命之祖”,“生命之源”,“五脏六腑之本”,“十二经脉之根”,“阴阳之会”,“呼吸之门”,“水火交合之乡”等等。为人身之本,真气真精汇聚之处,是滋养全身的重要部位。“炼己筑基”,“炼精化气”,“还精补脑”就从这里开始,是性命的源头。

其五,意识,动作,呼吸三者密切配合,“练意,练气,练身”同时进行。动作包括肌肉,骨节,内脏器官,内部机能和躯干四肢的外部运动。以丹田内转为基点,“始由意动,继而内动,然后外动。”内动导外形,外形合内动,在内,以心、意、气、力相合,导引阴阳两气,周身循环,往复无穷;在外,肩、胯、肘,膝、手足相合,手眼身法步因势利导,顺乎自然,在腰转,胯转,身转,手足转的圆弧缠绕运动中,血气贯通,阴阳交合,使精气神凝聚,以气为养,通经络,行气路,由内及外,练气,练劲,丹拳合一,法法圆融,从而达到内外合一,形神合一,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

丹拳合一,养生为本,技击为末,御敌为用,“内持丹道,外显金锋”,以武入道,习武演道,与道和真。丹道修持,寓化于内家拳法,是三丰祖师的修持思想,也是武当拳功显著的特征。

特征七

性命双修

(一)

“性命双修”是武当拳功的主题,是仙道重生、长生久视、得道成仙的途径,也是道教养生思想的组成部分。

何谓“性”?何谓“命”?

《道教五派丹法精选》第三集,明代道人陆潜虚所著《玄肤论》中文曰:“性者,万物一源;命者,己所自立。性非命弗彰,命非性弗灵。性命所主也,命性所乘也。今之论者,类以性命分宗,而不知道器相乘,有无相因,虚实相生,有不可歧而二者。故性则神也,命则精与气也;性则无极也,命则太极也。可相离乎?”意思是说,性是产生万物的根源,命是万物存在的基础。性没有命就不能显现,命如果没有性就没有灵机。性是命的主宰,就是神,是思想情志活动,是先天之性,真性;命就是精与血,是筋骨肉及形态外在表现,是性的基础。现在人将“性”与“命”分宗分派,不知道“道”与“器”的相互联系,“有”与“无”的互为因果,“虚”与“实”的相互依存,其之间是不可分割的。

陆潜虚还说:“道言守母,贵无名之始也。不知性安知命耶?既知命矣,性可遗耶?故论性而不沦于空,命在其中矣;守母而复归于朴,性在其中矣,······是谓形神俱妙与道合真也”。道家说的守母(练命蒂成玄牝),主要依靠那不可名状的无极来实现。性要以命为基础,守母(练命)回复到那原始状态,练命要以性为指导,性功者修心重意,命功者重气练身修形,只有形神统一,才能与道相合。

陆潜虚又说:“性之为物也,可以无心见,而不可以有心求。昔者老圣称太朴以无名,黄帝索云珠于罔象,古人之喻厥有深旨。请言人之所以生也!无极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所谓性即无极也,所谓命即二五之精也。二者妙合而人始生焉。方其未生之前,则所谓无极者,混沌鸿蒙,何相何名?何音何绪?何臭何声?及乎二五既凝,得一以灵,何思何为?何虑何营?是性之本体也,夫自情识开而本体鉴矣。“

性本身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如果是刻意追求或者是想看个究竟,只能离道更远。为什么?性虽然是一种抽象存在的东西,仅在恍惚、混沌的虚静练功状态下才能感觉到它,而不是故意的执着的去追求它。老子说过,太朴是不可名状的东西,黄帝就是在这恍惚、混沌的无可名状下获得金丹的。那么人只能凭借无极之真性与二五之精的巧妙结合而凝结而生。所谓真性(先天之性)就是无极;所谓命就是二五之精,才能得其“一”。以后的无为,有为,思虑等等是指后天之性本体。

老子说的“复归于朴”,“复归于婴儿”,“复归于无极”,即善反也。故修道之要,莫先于练性,性定而气质者不足以累之,则本体见矣。就是要人们反其道而行之,即逆练归元。先练性,性平和了,才不被私心杂念所动摇,才显先天之性,才能恢复到无可名状的无极状态。吕洞宾在他的《百字碑》中说:“不迷性自住,性住气自回。气回丹自结,壶中配坎离。”是后得先天而妙其用也,是之谓了命关于性也。就是不被外物所迷,性才能平和,性平和了,元气才能归顺。元气归顺了丹田,在自身里的自然抽坎填离的周天运动,这是后天之性回复到先天之性方法上的巧妙之用,这就是练命必须以养性为前提的道理。

(二)

《真气还元铭》中说:“清虚而无其心则元气自运。”葆真子《真诠》中说:“太极者,阴阳五行之纲也。苟欲运吾身之阴阳着,切忌在阴阳五行上用力,须向去太极上用心,做父母未生以前功夫,则阴阳五行不求运而自运。”逆练归元,复归太极,“重在神静”。

三丰祖师曰:“未练还丹先练性,未修火药且修心。”“练丹必先练心,心静则清,心清则灵,灵则气凝,气凝则精明,精明则神生,故修心为修仙,彻始彻终之要道也”,“修道只在伏心,炼丹只在制录。”老君曰:“子欲长生,三一当明,子能守一,一亦守子,一化为精,精化为神,神化为婴。”

《道德经》:“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老子这里告诉我们,顺其本性去发展,即合于道。“自然而然,是谓天然。”只有修炼到“致虚极”和“复归婴儿”的状态,才能达到天人合一。

葛洪《抱朴子》言道:“守一存真 乃能通神。” 一即道也。《太平经》云:“精神不可不常守之,守之则长寿,失之则命穷。”还说:“故治身养性,务谨其细,不可小益为不平而不修,不可以小损为无伤而不防。···若能爱之于微,成之于著,则几乎知道矣。”老子认为,人的现实性与道之间存在距离,在于人们的束缚与限制,以至于不“自然”。他说:“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老子·第十二章》所以老子认为,人当贵生,少凡情,脱俗气,减人欲,淡名利,静心寡欲,顺应自然,虚静守丹,应该去除物欲、名利等纷扰,完满的生命和健康的生活应该是形体与精神合一,生道相守。“形神合同,乃能长久。”

“精气日新,邪气尽去,尽其天年,此之谓真,精神安于形而年寿得长。”《吕氏春秋·尽数》嵇康认为:“养性有五难,名利不去为一难,喜怒不除为二难,声色不去为三难,滋味不绝为四难,精神虚散为五难。五者必存,虽心希难老,口诵至言,咀嚼英华,呼吸太阳,不能不回其操,不夭其年也。五者无于胸中,则信顺月齐,道德日全,不祈善而有福,不求寿而自延,此养性之大旨也。”“吸天阳以养气,饮地阴以养血。”“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是以志闲而少欲,心安而不惧,形劳而不倦,气从以顺。”《黄帝内经》顺应天时,延年益寿。所以道教的形神修炼,性命双修,以得道为终极所向。在求长生的实践过程中,通过内心体验使自己与道为一,彻悟天地人一贯的大道理,将自己一切身心交与道的行为,实践“道法自然”,皆以人之自然之天性为人之性,其实质即道的自然而然的品格,故性命双修即修道。

总之,道家强调的性命双修,先修后天,后修先天,乃是道家养生之要旨。道以养性,法以延年;道以全神,术以全形;道法同工,神形交融,所揭示的太极神静气运之练养,是道家几千年来养生祛病健康长寿之秘诀,是对探究人体生命科学的重大贡献。

在当今社会,道家的“性命双修”给人们有着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如功利主义流行,贪欲膨胀泛滥,社会深受其害,健康深受其害,要用道的生命智慧加以化解,使人真正找到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当是有效的处方。道家的“性命双修”的养生之道,可以给世人诸多的启示。“性”是人的灵明慧觉,是人的心理生命。性功重在炼神,使精神超然物欲,善良清静。“命”是人的气血生身,是人的生理生命。命功重在炼气,开发生命潜力,充实生命能量,两者互动相生,以生理变化心理,以心理变化生理,不断炼精化气,炼气化神,使生命层次渐次升高,使二重生命俱健康,才能使整个生命健康。同时还要内外兼修,功行两全,把养生和行善结合起来,既可增加生命的长度,又可加深生命的厚度,使生命有持久性、内涵性和回弹力,有韧性,有活力,有助于承受挫折和挑战,使“小我”变“大我”,具有善利万物而不争的水德。“既以为人已愈有,既以与人已愈多”,此即是得道者的大生命,才是“性命双修”之大道。

特征八

整体圆融

(一)

道教中道士们最崇拜的图腾之一就是太极图。

太极图很重要的特征就是整体观,它显示万物发展中一个最理想的状态,即阴阳二气氤氲交合的统一、平衡、和谐状态。中国有古代“天地氤氲之说”,表明天地阴阳两种元气“合德无疆”,万物由它资生,人事由它而推进,“天地万物氤氲,万物化醇”,“天地交而万物通”。这一学说认为,阴阳二气絪缊交合对立统一时则聚,聚则生;若阴阳二气不能交合,不能平衡,则离,离则死。所谓“太极生万物”的思想,就是“天地氤氲”之说的体现。

太极说基本理论,贯穿于太极拳的理法之中,在内把人看作一个整体的系统,在外把敌我双方看成是一个整体。在养生上把人与自然看成是一个整体系统,要形神、内外相合。

武当拳功在练内劲是强调“劲整”,即“一动无有不动,牵一发而动全身,内不动外不发,内动导外形,外形合内动”,引进落空合即出,由内及外,总须完整一气。将周身的劲合到一个点上,“内三合”,“外三合”协调配合。其练就的混元劲,其整体含义有三:

1. 能量的集中,即全身内外各部分整体性运动,没有局部能量的消耗;

2. 意念和形体协调一致;

3. 内外贯通,内劲的外放通达无碍。

在养生方面,行为上合于道,思想上合于德。“形体不敝,精神不散”,“能年皆度百岁,而动不衰者,以其德全不危也。淳德全道,和于阴阳,调于四时,去世离俗,积精全神。”《黄帝内经》,在习练拳功中,则强调“圆活鼓荡,内敛精神,外聚其气,积精累神,积气归神;气不能聚,神必乱之;心性不接,神气不交,难收成效也”,“孤阴不生,独阳不长”,阴阳互补,阴阳合太极,阴阳和谐,实现养德修道,练养生命的目的,才能生成、延续。

三丰祖师在《太极拳论》中说:“传我太极拳法,即须先明太极妙道。若不明此,非吾徒也。太极拳者,其静如动,其动如静。动静循环,相连不断,则二气既交,而太极之象成。”太极之生生动力,来自于对立面的适度张力和相反相成,也就是阴阳对立互补的物质运动规律。单一的阴或者阳都是没有生机的,生命的世界也就不存在了,只有阴阳互补,整体圆融才能生长、繁荣、和谐。

(二)

道教文化讲和合,讲整体,讲圆融,讲自然,其中蕴含着生生不息、奋发向上的生机和活力。它启迪我们:

首要要以人为本,和谐自身。武当拳功是人为载体的,人作为一个整体,生命是一个完整的系统,要全面开发。心与身是统一的,形与神是相互联系的;练意,练气,练身要内外兼修,保持个人内心和谐与安宁,只有内心清净恬淡,少私寡欲,无为不争,去除仇恨心、狭隘心、妒忌心,自是而不自私,自知而不自见,自爱而不自贵,自行而不自傲,不以个人之私欺世盗名,以道之大慈大爱来消解恩怨,化解障碍与敌视,保持个人心灵的纯净安宁和平。讲信义、宽厚和谦让,培养道德完善、人格完善和精神完善,实现德武合一,刚健有为,和谐向上的崇高境界。

其次就是以德为本,融入社会。习武之人,学练拳功要以德行为先,以涵养为本。“未曾学艺先学礼,未曾学武先习德”,心怀慈爱,善待他人,宽容谦让,忠诚理性。“善修其身,善正其心,善慎其行,善守其德。”秉承《道德经》教诲:修之於身,其德乃真。修之於家,其德乃馀。修之於乡,其德乃长。修之於国,其德乃丰。修之於天下,其德乃普。修身保真为根本,以植福国家为依归,以普度天下为胸怀,发扬道教“礼神明,敬祖宗,爱国家,保民族”的优秀传统,共同促进社会与人类的和谐与繁荣。

再就是以道为本,尊重自然。道教认为“一切有形,皆含道性。”万物都按照道赋予它的本性自然发展的权力,我们要尊重自然万物生存的权力,不要毁坏和作践自然。“宇宙自然与人自身统一,物我统一”。“天地之大德曰生”,天人合一,道法自然。人应该“与天地合其德”,与自然共鸣,人生天地之间,师万物,法天地。习武之人要自强不息,刚健有为,以“道”理为指导,共同促进天下和谐,与自然可持续和谐进步。

参考文献:

一. 《武当拳之研究》江百龙主编 92年

二. 《中华道学精华画集》宋一夫主编 93年

三.《 武当》(性命论)周军华92年第3期

四. 《中国道教》(道是不息的生命)牟钟鉴2008年第6期

注:原载《武当》2012年第12期

武当太极拳术
论武当武术面向世界
 
武当太极拳术
浅谈影响武当武术发展的三大因素
 
武当太极拳术
太乙五行拳的练功原理与特点
 
武当太极拳术
太乙五行拳的养生原理与特点
 
武当太极拳术
谈养性
 
武当太极拳术
我和金子弢先生在一起的日子
 
武当太极拳术
武当武术的主要特征
 
武当太极拳术
武当武术发展之我见
 
武当太极拳术
武当武术与三性
 
武当太极拳术
武当拳功养生技击原理与特点
 
武当太极拳术
武当拳功与养气

 

 
  Copyright 2015 武当山国际武术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隐私版权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